民族风俗
您的位置:走进通辽>>民族风俗  

蒙古族的曲艺与舞蹈

 

好来宝,蒙古语译音,蒙古族曲艺之一,用蒙古语说唱。好来宝的篇幅长短不同,短的,三五分钟即表演完毕。长的,则能表演几个晚上。其题材多样,除一般的儿女风情、世态变化和知识性的内容外,还有许多民间长篇故事以及改编的古典章回小说。新中国成立后,产生了许多反映社会主义建设的作品,如艺术家毛依罕的《铁牛》等。好来宝音乐变化多端,节奏轻快活泼,唱词朴实优美,语言形象动人。用蒙古语演唱,表演者均为男性,以四胡伴奏,有三种表现方法:单口好来宝,演唱者自拉自唱;对口好来宝,2人表演;群口好来宝,是六十年代由本区乌兰牧骑根据传统好来宝的演唱特点创作的一种曲艺形式,4-6人齐唱、领唱、对唱等形式表演。其题材内容多以歌颂社会主义祖国为主。

乌力格尔,蒙古语意为说书,是蒙古族的一种曲艺形式,主要流传于内蒙古自治区及我国东北各省蒙古族聚居区。与草原上的蒙古族群众生活习性一致,这种艺术具有浪漫开阔的气息。它最初的形式与西方中世纪的吟游诗人相似,艺人们身背四弦琴或者潮尔(马头琴),在大草原上随风漂泊,四处流浪,追逐蒙古包和王爷贵族们的府邸,一人一琴,自拉自唱,精彩的说唱、长篇的传奇成为草原上最受人们欢迎的艺术形式之一。   

乌力格尔具有适应性、灵活性特点,它不需要舞台、道具、服饰等,只用一把琴伴奏,随拉随说唱。乌力格尔所用乐器叫四弦琴,蒙古语叫胡尔,其音质浑厚深沉,富有草原韵味。   

乌力格尔讲述内容多是传说故事和史书演义,反映蒙古族历史的书目如《格萨尔》、《江格尔》、《降服蟒古斯》、《青史演义》等,同时还有大量蒙古译汉文书目。如《三国演义》、《封神演义》等古典名著。乌力格尔艺人被称为胡尔沁,很多老艺人都具有非常丰富的语言造诣,说唱技术高超、精湛,嗓音洪亮生动,由他们表现的故事情节波澜起伏,旋律和节奏富于变化,具有很强的感染力。由于个人表演风格不同以及故事内容的差别,艺人们的现场表演会带给听众多种感受——有的词句押韵,如诗如歌,优美动听;有的低沉浑厚、内容风趣幽默、神情悠闲自得,直把听众吸引得神往不已。经验丰富的艺人们也常常即兴表演,只要给出个题目,说书人便能出口成章。   

目前,由于人们赖以生存、发展的环境发生了变化,乌力格尔处于濒危境地,渐渐地只有在祭敖包和那达慕盛会上,才能见到他们的身影。2004年,以乌力格尔为主要表演内容的乌兰牧骑演出队组建为乌兰牧骑艺术团,进一步加大乌力格尔的弘扬力。乌力格尔主要有两种形式,一是口头说唱而无乐器伴奏,称之为雅巴干乌力格尔另外一种即为有乐器伴奏的乌力格尔,其中使用潮尔(马头琴)伴奏乌力格尔称为潮仁乌力格尔使用四胡伴奏的乌力格尔称为胡仁乌力格尔。乌格尔有旋律、调式固定的多个曲调。说唱者根据故事情节的需要自由运用。乌格尔可在蒙古包内说唱,也可在广场或舞台上说唱可单人说唱,也可由多人分故事人物(角色)说唱。

远在成吉思汗时代就有这种艺术形式。初期所表现的题材多为神话故事。   

到了清初。满族入驻中原后,为防止蒙汉接触,修筑了长达数千里的柳条边。雍正年间,河北、山东连年旱灾,民不聊生,哀鸿遍野。清廷不得已向卓索图蒙旗提出借地养民,于是大批黄河流域汉民进入关东蒙旗。移民带来黄河文化,推动蒙汉文化交融,这一文化现象史称黄河文化北移。京韵大鼓、评书、莲花落等走入大草原,并逐渐与以潮尔为伴奏的陶力(专门演唱英雄史诗的艺术形式)互为交融,汲取双方精华,衍化而出一种极具草原特色的曲艺形式——乌力格尔。清末,一些艺人把古典文学作品如《聊斋志异》、《三国演义》、《水浒》、《西游记》等编译成蒙古语说唱,在广大农牧民中很受欢迎。解放后,艺术家将当代文学作品如《林海雪原》、《雷锋的故事》等改编演唱。表演者为男性,自拉(低音四胡或马头琴)自唱,音乐多取材于蒙古族民歌,现有曲调100多首,并且各有其特定的用场。乌格尔在发展过程中,对于四胡的演奏技巧有很大提高,许多艺人能用四胡模拟风声、马嘶声等特技。有的表演者还能使演唱旋律和伴奏旋律形成对比复调关系,以丰富其表现力。

 

长调,蒙古民歌主要艺术形式之一,主要流行于牧区。内部结构较自由,题材集中表现在思乡、思亲、赞马、酒歌等方面,在一首民歌中所反映的内容多集中于一个侧面,少有长篇巨制。流行于阿拉善的《富饶辽阔的阿拉善》、《轮番酒之歌》、《查干套海》、《辞行》、《牡丹梁》等,流行于呼伦贝尔的《辽阔的草原》等,流行于锡林郭勒的《小黄马》、《走马》等,流行于科尔沁草原的《威风矫健的马》、《思乡曲》等,都是乐段体的长调民歌。

 

短调,与长调对比而得名。内部结构较规整,有的为两句式,有的为四句式或其它结构形式,乐句之间与唱词之间的结构形式与布局较长调民歌协调、对称。流行非常广泛, 自治区各地的短调民歌,也因地域与部族的不同而各呈风韵。如鄂尔多斯短调民歌《成吉思汗的两匹青马》、《金杯》、《引狼入室的李鸿章》、《锡尼喇嘛》和科尔沁短调民歌《钢铁州城的九音钟》、《美酒醇如香蜜》、《六十三之歌》、《北京喇嘛》等,就各有特点。


    安代舞,
明末清初发祥于科尔沁草原南端的库伦旗。当时库伦体制是“政教合一”,寺庙林立,僧侣众多。清朝中期,各地闯关东的移民大量涌入草原,不同部落、不同地域的文化风俗相糅合铸就了库伦蒙古族文化,孕育了具有广泛群众性的安代舞。“安代”为 “欠身起来”、“抬起头来之意”。最初是一种用来医病的萨满教舞蹈,含有祈求神灵庇护、祛魔消灾的意思,后来才慢慢演变成为表达欢乐情绪的民族民间舞蹈。

安代通常在节庆或闲暇时进行,一人领唱众人应和,成百上千的男女老少载歌载舞。安代舞有强烈的自娱性、鲜明的民族特色和浓郁的生活气息,轻松愉快,简单易学,唱词随编随唱,富于感染力。男女老少皆可入场欢跳,没有时间、地点的限制。只要依其音乐的节奏甩巾踏步,与领唱歌手相应和即可。传统的安代舞,有准备、发起、高潮、收场几个程序,都由“博”来主持。随着历史发展和社会进步,安代舞作为一种民间歌舞传承下来。在科尔沁地区,在逢年过节时、在庆祝丰收的日子里、在喜丧婚嫁和迎宾宴会上,人们都要跳安代舞。姑娘媳妇挥舞头巾跳,小伙子脱去马靴光着脚丫跳,孩子们做着鬼脸跳……舞蹈动作有甩巾踏步、绕巾踏步、摆巾踏步、拍手叉腰、向前冲跑、翻转跳跃、凌空踢腿、腾空蜷身、左右旋转、甩绸蹲踩、双臂抡绸等等,这些优美潇洒的动作,融稳、准、敏、轻、柔、健、美、韵、情为一体,形成盛大的狂欢场面,把美和对美的追求推向极致。在安代舞的发展过程中蒙古族人加入大量的民歌、好来宝、祝赞词。舞与歌,舞蹈与说唱有机的结合为一体,逐步形成了几十种曲目。安代的音乐曲调风格独特,有强烈的感染力,便于歌手根据不同情景表达不同的情感。安代的唱词除开场和收场部分因仪式需要基本确定不变之外,其他皆不固定。那些才思敏捷、善于辞令的歌手可以尽情地用诙谐幽默的唱词抒发情感,或赞美,或嘲讽,或嘻笑怒骂,不拘一格。

关于安代传说: 

第一宗传说,在库伦旗养畜牧河畔,有这样两个年轻人,男的叫安代,相貌英俊潇洒,弹得一手好琴。女的叫登代,体态婀娜,面容姣好,清亮的歌喉婉转如百灵。安代和登代相亲相爱,每当夜幕低垂,月华初上之时,一对情人便跨上一匹矫健的枣红马,来到离村很远的一块草甸子上,面对着清清的河水、青青的芳草、湛蓝的星空、温柔的夜风和一轮明月,弹琴唱歌,互诉衷肠。一曲曲悠扬的歌声和马头琴声随着缥缈的夜雾飘向远方……

然而,沉浸在美好憧憬中的两个年轻人哪里知道,一场大难正悄然临近。在养畜牧河南岸耸立着一座青山,名叫嘎海山(嘎海,蒙语:猪),山上住着一个千年猪精。一天,他发现了美丽的登代,顿时垂涎三尺,一心想占其为妻。他得知安代正深爱着登代,便想出了一条毒计,用一团妖雾将登代罩住,使安代无法看见她。安代思念心上人,直想得肝肠寸断,四处寻找,最后变得痴痴呆呆,精神恍惚,看见一漂亮姑娘或年轻媳妇就误以为登代,扑上去拼力搂抱,被抱住的女子惊恐不已,便得了同安代一样的怪病,被人们称为“安代病”。为了防止安代到处游荡,扩散病源,人们燃起篝火,将安代团团围住,熊熊的篝火烧红了夜空,驱散了妖雾,安代猛然看见了人群中的登代,一下子扑上去,两人紧紧地拥抱在一起。大家见此情景,兴高采烈,绕着篝火又唱又跳,尽情狂欢。“安代”因此而得名。

  第二种传说,相传,在科尔沁草原深处,有一位活泼可爱的蒙古族少女,生得春柳般婀娜,萨日朗花般娇艳。她暗暗地爱上了一位勇敢英俊的少年,因朝思暮想,害了相思病,久治不愈。无奈,老阿爸用勒勒车拉着女儿四处求医。这天,车子行到库伦旗境内,在一道青葱的马莲坡前,车辕突然断了。为安慰心爱的女儿,老阿爸甩着手巾,手舞足蹈地唱起来,歌声深沉苍凉,深深地打动了围观者,大家情不自禁地围着车子欢唱跳跃。少女被这热闹的场面所感染,慢慢抬起头,立起身,加入到了有趣的歌舞行列,病情竟奇迹般地好转了!从此,这种安代艺术便在库伦大地流传开来。

五十年代末安代故乡库伦旗被授予全国民族文化先进旗荣誉称号、新时期的安代,以新的思想和理念、新的表现形式深受广大人民群众的喜爱。无论是在国庆大典,还是蒙古族人民的传统节日、那达慕盛会、无论是在国际国内的文艺舞台,还是民间旅游、节日盛会,安代舞成为人们抒发感情、歌颂党的民族政策、歌颂幸福生活、鼓舞人心、激励人们健康向上的最好的群众性艺术表现形式之一。

通辽市的安代群体,曾代表内蒙古自治区参加“第二届中国艺术节”、第十一届北京亚运会,曾前后三次到北京亚运村和天安门广场进行表演,受到了党和国家领导人及首都人民的热烈欢迎。1992年 9月代表内蒙古自治区参加沈阳“国际广场舞”大赛。以浓郁的民族风格、强烈的时代气息、高超的演技赢得了国内外专家和观众的好评,荣获金奖。同年十月,再次代表内蒙古自治区参加天津“南开杯国际友好城市艺术节暨全国广场舞大赛”荣获“群星奖”一等奖。

九十年代初,通辽市民族歌舞团创作编排歌舞剧《安代传奇》。这一历史性的创举,极大的丰富和发展了科尔沁蒙古族歌舞剧的内涵,成为科尔沁蒙古族歌舞剧的一个代表剧目。为科尔沁蒙古族独有的民族舞蹈艺术的传承和发展做出贡献。

通辽市歌舞团在2012年重点打造大型舞剧《安代魂》,该剧展示科尔沁蒙古族人民热爱自然、热爱生活、开拓创新的民族性格和灿烂的历史文化,该剧并作为全区第八次精神文明建设经验交流会献礼演出。

国家非常重视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保护,2006年5月20日,蒙古族安代舞经国务院批准列入第一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

 

 

 


附件

【字体: 】 【向上一页】 【收藏】 【打印】【关闭

相关文章

进入语音版y 播放/暂停空格键 主页h 重播r